廢話一則,有火慎入。

話說幾個月前我認識了一個人,女飯,其中也喜歡H!P。我因為另一位H!P fans而認識她,最初只是會say hi,互問一下對方推的成員,等等。由一開始一星期可能見一、兩次短時間(1-2小時 – 不是傾計兩小時,而是會在同一個空間的時間),到近排因為一些變動而幾乎每天都見4小時。

相處(不是獨處)的時間長了,之前看不到的事情開始浮面。

她開始有很多很幼稚很無聊的動作 – 比如用手指戳我腰邊或者背脊,或者突然貼到好近地嚇我或者說一些(她認為的)萌語。

蝠喜歡和別人保持一定的距離,物理上和心理上同樣。同時極度討厭不必要的身體接觸,而真的最討厭最討厭的就是被戳腰。以前我有個同事好鍾意戳人腰,而她也是唯一一個被我罵過和對她出過拳的朋友。

講返條友。首先我覺得識了她不是很久,又不是很熟,這種觸觸碰碰完全是不適合。第一次第二次我當她不知道,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不同的方法告訴她我不喜歡這樣(超過10次!),我本身已經去到忍無可忍。周圍的其他人都話看得出來我很不悅,就只有她感受不出來我覺得好可笑。重點是我每一次都好認真表情地對她說不要這樣,但她就是不聽。

她在不合適的時間不合適的地點做這些不合適的動作我覺得極之困擾。但她不只物理上的纏繞我,甚至嘗試踏入我最不能冒犯的領域 – 妹子們。

之前AG有隻DMag,入面有幾秒かみこ很搞笑地說「さぁね♪」,我很喜歡那段,放了入iPhone有空就拿出來看一看。有一天我就在看かみこ的時候個八婆湊過來偷看 – 她已經常常在我玩手機的時候斜視我個畫面,但我覺得人那麼大我就不想每一件小事都出口話她。

她看到かみこ說「さぁね♪」之後,就一直在我側邊重覆又重覆又重覆地說,還越湊越近。那個時候我已經很火 – 一來かみ這句「さぁね♪」對我來說很特別,被個九唔搭八的人扮我已經很不悅,她還要以為自己好可愛什麼的,我避開她還進一步湊過來。我最後是輕輕推開她然後很嚴肅地對她說這句話是不能被侮辱的!… 只不過斷估她又會覺得我在「開玩笑」。

自從上面很多事之後我真的很討厭她,有機會都會避開她,但她真的神級地厚臉皮,還是要跟過來。事情發展到上星期… 我和另外的朋友在傾計傾得好開心,然後突然她一隻手指插過來,插中了我骨和骨之間的位置。超痛!然後我自然反應地一手拍過去,拍中了她的手臂。由於相當大力,不僅她手臂紅起來,拍下去的聲音之大令全間房的人都靜了下來。

全世界都知我是認真的,又只有她一個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性。轉個頭又來撩我說話… 她是不是有病啊?!

但我已經忍夠了,我不會再理她,進入預設無視狀態。如果她再有行動我也不會留一分錢的情面直接開罵。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不留情面的時候是真的可以好過份的。究竟這個人要到什麼程度才會知道人家討厭她?才會醒水知難而退?某程度上我也想驗證一下。

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

4 Responses to 廢話一則,有火慎入。

    • 都係XDDD 但我自己覺得呢一、兩年已經冇咁火…

      佢討厭在同佢講咗我唔鍾意咁佢都仲要不斷咁做!痴線架佢!

Leave a reply


Optionally add an image (JPEG only)